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23|回复: 0

《道德经》直觉思维的认识理念

[复制链接]

51

主题

0

听众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尘缘 发表于 2013-7-30 22:11:48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张次愚

  《道德经》是圣哲老子在2500年前,一部系统全面的大道哲学。他的以直觉思维为特征的认识理论,建立在朴素辩证唯物哲学的基础之上,充分体现了感性认识与理性认识的统一,全面为学与终生为道的统一,理论与实践的统一,遵循客观规律与发挥主观能动作用的统一。与现代科学的发展,虽然相距遥远,由于具有科学性、真理性的本质,所以与有些现代自然科学家如日本的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汤川秀树所倡导的“灵感在科学思维中的重要作用”,“科学创造需要直觉,唯一的道路是直觉地把握正体”等思想,竟基本相通和一致;与马克思主义哲学认识论的精神也是基本一致的。

  《道德经》宣称:“善为道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识”(15章);把以“观、知、明”三个基本概念为核心、从实际出发为根本的直觉思维,称为“玄之又玄,众妙之门”(1章)。全文阐述尊道贵德的各种原理原则,无不显示其直觉思维的逻辑特点。概括说来,约有两种类型。一种是从直觉得到的许多具体、局部的现象,升华概括为正体抽象的客观规律。如2章从“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盈,音声相和,先后相随”的具体关系,概括为“恒也”的理性认识,即一分为二、合二而一的矛盾统一规律。再如22章从“曲则全,枉则正,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的具体现象,概括升华为“抱一”为天下式即普遍规律等等。再一种是用直觉得的许多具体、局部现象,刻画体现正体、抽象的普遍规律。如8章“上善若水”,是以人们具体行为的“七种善”,用生动形象的水,升华概括为“上善”原则。再如51章的“生而不有,为而不持,长而不宰”;56章的“不可得”而亲、疏,利、害,贵、贱;73章的“不争而善胜,不言而善应,不召而自来,殚然而善谋”;77章的“高者抑,下者举,损有余,补不足”等,都是从各个侧面的具体形象,反复生动地说明“天道”、“为和”、“守中”的科学精神等等。

  《道德经》不仅显示直觉思维的严密逻辑对大道哲学形成的重要作用,而且直接阐明了构成直觉思维的完整理论原则。直觉思维是大道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系统全面的认识论。

  “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也”(16章),这是实现直觉思维的重要基础和基本保障,揭示了直觉思维也是“天人合一”人类本性的特质。“虚怀若谷”才能对客观规律敏锐吸收和大量容纳:“少私寡欲”是针对私欲泛滥提出的正确欲望,才能端正“观”的理想,顺利无障的“见素抱朴”(19章);所以致虚要极。“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复命曰常(规律)”(19章);人们只有“以百姓之心为心”,“歙歙然,为天下浑其心”(49章),自知,知足,知止等,才能一心一意地客观静心观察,顺应事物发展的归根之静,在主客观一致皆静的基础上,使观、见、听、闻等有机结合,使客观的感性现象,与人的本性开悟“合二而一”,直接实现理性感悟,构成直觉思维;所以守静要笃。

  “恒无欲也,以观其妙;恒有欲也,以观其徼(1章)”,这是观的明确目的,决定观的直觉性质的标志。观一般是指对客观事物的直接观察,属于感性认识的范畴。《道德经》对“观”提出达到理性认识的要求和目标,使观为“觉”,不但要认识规律(徼),还要深入理解和掌握运用其发展变化的玄妙,成为感性与理性直接结合的直觉思维。使“观”升华为“觉”的前提,是“无欲”和“有欲”结合的基本原则。人都有欲望,做事更是自觉实现特定的目标和欲望。人类进步形成私有制社会以来,各种活动都以个人为中心,人们的思想欲望普遍存在“私”字特点,自然加深了欲望的正确与错误的区别。尊道贵德的善为道者,要从内在心灵和本性的高度,选择确定从事活动的正确欲望和思想出发点。“有欲”就是抱有认清和掌握客观规律的强烈欲望,以求能很好“治人事天”(59章),“爱民治邦”(10章),“为天下”(13章)。这是对“观”的基本要求。“无欲”不是没有欲望,而是老子对“观”的关键要求,所以放在前面。“无”是《道德经》的一个特有概念,“无,名万物之始;有,名万物之母也”(1章)。我过去也曾把这句话理解为“无名”、“有名”,使《道德经》中没有了无和有这对基本概念的专门说明。“名”专门指人们给客观事物所起的名子,前面已有“名可名,非恒名”,从主客观的区别和关系做了专门说明。名的概念已经说清楚了,这段话的本意不应再云重复,而是专门讲无与有的概念,其客观性质和作用是万物的“始”和“母”,而不是“无名”为万物之始;至于说“有名是万物之母”,就更不对了。40章明确指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生一的道显然是指道的“无”性,即“道之为物,唯恍唯惚”(21章),“视之而不见,听之而不闻,搏之而不得。不可致诘。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14章);但却是“有象,有物,有精,有信”。道这个“无”本身也实现包括了“有”的特点,所以这个“始”也可以说道生有,即“有生于无”(40章);确切地讲,道本身就包含着无与有,道实际上是无与有的统一!在上述《道德经》的万物生成论中,道的特性“无”是万物之始,“三”才开始直接生成万物;道的特性“有”做为万物之母,可以形象生动的理解处在“一、二、三”之中,也就是包含在道之中。“一”开始分阴阳,“二”是负阴抱阳,“三”是充气为和,也就是矛盾(斗争)统一的本性;构成“三”之后才开始直接生万物,体现“万物之母”。一、二、三虽然开始有了特定的“形”(阴、阳、和),却还没有达到万物那样有着具体不同的“有名”,应该说一、二、三仍是处在“有生于无”(40章)的阶段,只能称之为“有”。“三”生万物,才属于“万物生于有”,万物才能称为“有名”,与“有”处在万物之前,是万物之母,有着本质的区别。把“有名”代替“有”做万物之母,是混淆性的错误,背离了万物生成论揭示的道是无与有统一的确切精神。

  54章为“观”规定了极广泛的范围。“以身观身,以家观家,以乡观乡,以邦观邦,以天下观天下”,包括了人们全部的社会生活和实践,要求人们必须追求全面的丰富知识。要求“观”与“修”结合,使个人生活与社会实践直接统一,“修之于身,其德乃真;修之于家,其德乃余;修之于乡,其德乃长;修之于邦,其德乃丰;修之于天下,其德乃溥”。充分显示认识与实践的辩证统一。实践是爱民治邦、治人事天为百姓的社会行为,又是修心养性,明心见性,尊道贵德,道化终生的个人修炼,两者相互包含,交互促进,密不可分。这种理论与实践的一致,是直观升华为直觉的关键。“为学日益(包括感性认识提高为理性认识的实践,读书学习,教学相长,向人请教等,必然使科学知识日益丰富提高),为道日损(修的主要内容和要求),损之又损(达到“无欲”),以至于无为(认识徼和妙,掌握运用科学规律的发展奥妙,发挥应用的主观能动作用去为),无为而无不为”(48章)。“无为”是“辅万物之自然”(64章),“执古(指自古以来)之道,以御今之有”(14章),故能做事无不成,“无不为”!

  《道德经》的能动反映论,要求在知识丰富的基础上“明白四达”(10章)。知和明有着一定质的差别,知当然是明的前提和基础,但知并不等于明;由知达明,是避免“教条主义”的重要标志。全书对“明”提到三点:一是“知常曰明”(16章),显然不是一般的知,而是要“知天下”(47章),“知其然”(57章),“知其故”(73章),“知其极”(59章),“知稽首”(65章),“知天道(包括人道圣人之道)”,“知古始”(14章)等。二是“自知者明”(33章),只有使关于天、地、人、道的知识,以人为中心全面构通,才能达到老子多方面讲的“自知”,真正的“聪明”,才可以称“明”。三是“见小曰明”(与“守柔曰强”并列。52章),说明这个“小”的含义是多方面的,如“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64章),“天下大事,必作于细;圣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63章),“治大帮,若烹小鲜”(60章)等。虽然只说了三点,表明老子对“知”的含义,对“明”的理解,是极其广泛深刻的,特别是要求须突破“干巴巴”的书本条文,达到“明”极大的启发聪明智慧,达到善于用的高度。故能“使我介然有知,行于大道,唯施是畏”(53章),所以明是知的升华为更高层次;也正因此才会有“吾言甚易知,甚易行也,而天下莫之能知,莫之能行也”(70章)的感慨。只有丰富的感性经验,达到高度理性认识的“知”,达到一定的量和质,才能更好更大的启发提高聪明智慧,使“知”升华为直觉开悟,明心见性,有巨大推理能力的“明”,即39章所说的人的“神得一以灵”!只有达到这种“知常”、“自知”、“见小”等的“明”,才能真正实现“知常容,容乃公,公乃全,全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没身不殆”(16章)。47章讲的“不出于户,以知天下;不窥于牖,以知天道,……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明”,正是“明”的高度表现。不能将其夸大为普遍的现象,代替“认识来源于实践”,“实践出真知”的基本规律;但也不能否定它一定范围和程度的存在。这种作用也是由知达“明”的标志和证明,它不是先天存在的,本能而自发的“特异功能”,而是长期学习和修养后天由知达明而形成的、知识与本能相结合产生的高度理性能力。(如果从这个含义上说是“特异功能 ”,当然也可以)至于“其出弥远,其知弥少”的情况,也是现实存在的。有的人工作勤勤恳恳,实践经验和知识并不少,只是大量的感性认识达不到更大更好的提升,往往陷狭隘经验的境地,理性知识和能力提不高,就是这种情况。不少人具有一定的科学“预见远见”的现实,俗话说的“举一反三”,“见微知著”,“由此及彼,很会联想”,“用已知解未知”等,就是这种情况的反映;实际上它是人们理性知识能动性的一种必然表现,也属客观真理的范畴,是老子认识论的科学成果和重要贡献。中国历史上,三国时代的诸葛亮,隐居隆中未曾出山,就发表“天下三分”的预见和决策,因受到刘备的重用。形势的发展证明他具有“不见而知,不行而明”的正确预见,即使具有这样高的认识能力,限于客观条件的决定,仍未能改变“失败的结果”。这个家喻户晓,妇幼皆知的故事,可说是这段话最全面和有力的事实证明。(更不要说毛泽东主席关于中国革命道路是“以乡村包围、战胜城市”的科学预见;抗日战争是三阶段持久战的科学预见等。)

  重视理论与实践的统一,突出“孔德之容,唯道是从”(20章);以两者专门论述“知与守”的辩证关系,从理论上做深刻说明。“天下有始,以为天下母(指道)。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指万事万物)既知其子,复守其母,没身不殆”(52章)。通过端正知与守的关系,达到见素抱朴,复归其根,实践为本,永远守道。“知其雄(阳),守其雌(阴),为天下溪。恒德不离,……知其白(阳),守其黑(阴),为天下式。恒德不忒,……知其荣(阳),守其辱(阴),为天下谷。恒德乃足”(28章)。全面完整体现崇阴为主的思想,遵循规律,落脚实践,实现道德统一,使人永守“上德”为善。并进一步深入指出“塞其兑(指观的各种孔窍),闭其门(指观的各门户),终身不勤(指勤劳不会忧苦)。开其兑,济其事,终身不救”。这是“正言若反”(78章)的说法,别具匠心,独异于人!客观事物有正常的发展和错误的演变,客观的观察必然全部看到。习惯的说法是对获得的全部感性认识,必须去伪存真,去粗取精,由此及彼,由表及里,进行加工选择;结合“立场”、“利益”的鉴别和剔除,升华提高为理性认识和科学真理,使直观变成直觉思维,构成科学的理论体系。《道德经》认识在全面讲“观”的前提下,又专门从针对错误的现象立论,独特地把科学分析加工和鉴别剔除,概括为在直觉思维中,只有“塞兑、闭门”才能“不勤”;“开兑、济事”就会“不救”的理论。实际精神是点出正确的“塞”和“开”,分析鉴别提高,是直观和直觉的原则区别。

  《道德经》认识论,有两个观点最易使人误解和反对,被人视为“愚民政策”!一个是“绝圣弃智、绝学无忧”(19章)。另一个是“民之难治,以其智也。故以智治邦,邦之贼也; 不以智治邦,邦之德也”(65章);“恒使民无知无欲”(2章)。知识也存在正确与错误的一分为二。老子所处奴隶制时代,社会知识存在着阶级利益和以私为中心思想的分化对立。抱着“以百姓之心为心”爱民治邦为百姓的老子,虽然还没有明确的阶段观念,但对不同的人们具有不同的知与智,却是感触很深的。他要绝的“圣”,是代表剥制阶级、“不道早已”(30章)少数特指的“圣”。而对一般的“侯王”仍抱各种希望;对合道的圣人“却是推崇有加”,在81章中有25章直接提及27次之多。他要弃的“知”,是专指错误,违道的知识及乖巧的智慧,指出“智慧出,有大伪”(18章)。“虽智大迷”(27章)。“恒使民无知无欲”是专指不要有错误的知和智的高标准,不要有错误的“欲”;他并不是无条件的反对私欲,“无欲”的确切内容就是“少私寡欲”。71章讲“知不知(知道一般人所不知道的知识),尚矣;不知知(不知道应该知道的知识),病矣”,非常重视学习和对科学知识的传播,强调“人之所教,亦议而教人”(43章);把“为学日益”提到“为道”的高度。要绝的学是使人“大迷”、“大伪”的知识智慧。对于圣人之治,提出“居无为事,行不言之教”(2章)两大任务;虽然理想“小国寡民”,却要求“甘其食,美其服,乐其俗,安其居”(80章),达到“虚其心,实其腹”(3章),全面提高人民物质文化生活的目的。老子的思想理论体系,很重视“去彼而取此”(12章),爱憎分明,提倡什么,反对什么,“为天下”毫不含混!“为和”、“守中”、“统一”等绝不是否定斗争,无原则的“和稀泥”!

  (张次愚同志,原为福建大学党委副书记,已退休, 现为福建省老子研究会顾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龙脉网    

GMT+8, 2018-12-19 09:00 , Processed in 0.05861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