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95|回复: 0

六世班禅觐见研究正在向纵深全面发展——相关史料有待进一步挖掘

[复制链接]

147

主题

0

听众

5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禅心 发表于 2013-10-19 23:28:46 |显示全部楼层
  公元1780年,六世班禅罗桑·贝丹益喜跋山涉水、行程万里,从雪域高原进京朝觐拜贺乾隆皇帝七十大寿。乾隆皇帝与六世班禅的会面,留下了彪炳史册的一笔。六世班禅的朝觐充分反映了西藏广大僧俗群众维护祖国统一、增强民族团结的信念和意志,进一步加强了中央政府与西藏地方的政治、经济、文化诸方面联系,巩固和提升了中央政府统一领导的权威,有力促进了中华民族大家庭各民族的团结。2013年10月10-11日,乾隆皇帝与六世班禅学术研讨会在京举行,学者共同研讨这次历史性会面的意义,分享新的研究成果。

  班禅觐见历史意义永垂史册

  六世班禅是杰出的藏传佛教领袖、爱国主义者,其爱国爱教情怀已成光辉典范。六世班禅是康熙皇帝册封五世班禅为班禅额尔德尼之后,第一位进京朝觐的班禅,这是五世达赖喇嘛晋京朝觐之后又一富有深远历史意义的事件。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总干事拉巴平措强调,六世班禅的朝觐,巩固和提升了中央政府统一领导的地位和威望,加强了中央政府与西藏地方的政治、经济、文化诸方面联系,巩固了中华民族大家庭特别是汉族、藏族、满族、蒙古族之间的团结和谐,功德圆满,泽被千秋。深入研究这段历史,不仅具有重要学术意义,而且对于维护祖国统一、增强民族团结,反对分裂主义和西方反华势力,推动西藏和四省藏区(四省藏区即青海、四川、云南、甘肃等在西藏之外,藏族与其他民族共同居住的民族自治地方)精神文明建设与发展稳定,都具有重要的政治意义、社会意义和文化意义。

  六世班禅觐见的背景之一是清朝达到鼎盛,这次觐见体现了藏传佛教的优良传统以及发自内心的向心力。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副院长那仓活佛表示,六世班禅大师对中央的倾心内向是自觉的、真诚的,大师尽全力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这是历史的必然。六世班禅大师主动来朝这一壮举,具体实践了在复杂多变的社会大环境中“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佛教本意,体现了我国宗教界与中央政府在根本政治立场上的一致性。“庄严佛土、利乐有情”是藏传佛教的优良传统,爱国与爱教历来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宗教依赖于国家的保护和社会的支持,才能弘传与发展。所以,宗教要回报社会、服务信众、利国利民,主动寻求与现实社会相适应的有效途径,服从和服务于国家的最高利益和民族的整体利益,是今天每一位宗教界人士的责任。

  六世班禅跋涉万里,历时一年到达承德,住在特别为他修建的须弥福寿之庙,参加了隆重的皇帝万寿庆典,随后进京陛见,朝拜各处圣迹。中国民族古文字研究会会长揣振宇表示,史籍记载了乾隆皇帝与六世班禅之间的真挚情感,中央政府与西藏地方之间的关系也因此更加紧密、更加牢固。六世班禅进京朝觐乾隆皇帝是清朝治藏政策成功的典范,是我国民族关系史上一段隽永不朽的佳话。

  新材料推动研究向多角度多层次迈进

  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研究员陈庆英认为,对六世班禅进京的研究,正在进入一个深入发展的阶段,对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意义,学界的认识正在深入。随着《六世班禅朝觐档案选编》、《清代雍和宫档案史料》、《清宫热河档案》、《元以来西藏地方与中央政府关系史料汇编》等汉、藏、满等多语种档案文献的整理公布出版,亟需将各种文献资料综合整理、去粗取精,为深入研究这一历史事件提供资料保证。对其多角度、多层次的探讨,不仅有了新的必要性,而且有取得新的重要研究成果的可能。六世班禅东行途中,以岱海所受的清廷接待最为隆重。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称,根据该馆所存的满文档案及相关文献资料,梳理皇六子永瑢在岱海迎接六世班禅及相关活动,特别是永瑢用藏语与六世班禅交谈,可见清廷对西藏地方宗教领袖六世班禅极度尊重,更体现了清廷对六世班禅入觐一事的高度重视。

  多位学者表示,承德须弥福寿之庙、香山宗镜大昭之庙、西黄寺、圆明园和雍和宫等建筑,作为这次朝觐的见证体现了汉藏文化的交流,特别是所留存的碑铭等遗存值得深入研究。此外,随着田野调查工作的进一步发展,以及北京、西藏等地档案机构所藏相关档案的发掘整理和陆续公布,日后还会有更多的金石材料等进入学术界的视野,促使相关研究不断深入。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图书资料馆馆长、研究馆员安才旦介绍,京承两地与六世班禅入觐直接相关的石刻,类型包括石碑、石刻经幢等,文种包括汉、满、蒙、藏、梵,时间跨度自1777年到1790年,其中有承德的《御制须弥福寿之庙碑记》、北京西黄寺的《清净化城塔碑记》等,其中包含的历史信息值得注意。特别是《七佛塔碑记》树立于1777年,而六世班禅获准入觐是1779年初,到达承德和北京在1780年,但是结合汉藏文历史记载可以看出,该碑塔虽立于三年之前,但是与班禅东来入觐之行直接相关。

  研讨会由中国藏学研究中心、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中国民族古文字研究会等共同主办。国内史学、民族学、藏学、宗教等多个学科50多位专家学者和宗教界人士参加了研讨会。(记者:张春海)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龙脉网    

GMT+8, 2018-5-21 08:57 , Processed in 0.06415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